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章 家中被盗?
    这两人在这儿聊的似乎忘记了时间,全然不知现在已经接近凌晨。感觉自己的命运总是那么奇妙,楚雅萱本来已经绝望了,却没想到又杀出一个乱世来客,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
     吕布本来已经死了,没想到却稀里糊涂的没死掉,而且还稀里糊涂的救了一个姑娘,难道这真是上帝的有意为之?

     待到天色渐明,新的日出又冉冉升起。楚雅萱才反应过来,哎呀妈呀,这可是一个古人啊。就这么在这儿和自己聊了一个整晚,待会给人看见了会不会将他当成精神病给抓起来啊。

     权衡了一下,说道:“现在都已经早晨了,要不先回我的住处吧!”

     吕布点点头,认同她的说法。“姑娘所言极是,一夜未眠,某现在也困的慌。”

     楚雅萱不以为意,你特么一个三国战士,几天几夜打仗都行。怎么着,一晚上不睡觉就累了?看来书中写的还真不是事实。

     “对了,你既然要在这个世界生存,你也要学会这里的说话方式。以后不要再称自己为某了,要说我。”

     “好的,某明白。”

     楚雅萱:“......”

     “还有,最重要的一点,你以后不能再用吕布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 “好的,”吕布回答。“某字奉先,以后楚姑娘就称某为吕奉先吧。”

     “这还不是一样?”楚雅萱相当无语。想起曾经看过的一部都市情景电视剧。接着说:“你以后就叫吕小布吧。”

     吕布反对。“不行,某这么高达威猛的形象,怎么能用‘小’字来形容。要不某以后叫吕大布!”

     “不行,吕小布好听。”

     “不,吕大布威猛。”

     “小布。”

     “大布。”

     “这里我熟悉,你得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好吧,某以后就叫吕小布。”对于楚雅萱的称呼,吕布虽有万般不愿。但是没办法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 楚雅萱再次想晕,说好的不称自己为某呢!

     这时候,天色完全亮了。路上已经有不少的行人。就这样,楚雅萱带着身披战衣,手持方天画戟的吕小布去乘坐地铁。

     路上,楚雅萱说:“要不,你把你这长矛给扔了吧。我怕一会咱们上不了地铁。”

     “这是方天画戟。”

     “行行行,方天画戟,你把它扔了吧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行,这是跟随本将军征战多年的兵器,怎能舍弃”

     “这个社会又不会打仗了,你拿着有什么用。再说了,真要打仗,你这东西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 “怎么没用,某可用它取敌人首级!”

     “呵呵!”楚雅萱笑笑。“只怕你还没到敌人身前你就已经丧命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啊,现在的将士,武艺都如此深不可测了。还没靠近就可要某性命!”

     “到不是这样,不过,你的兵器对现在的战争的确没有一点儿用处。人家都是远程攻击了。”

     “远程攻击!那不是弓弩?某那个年代也有。”

     “不是弓弩,但是和弓弩的效果差不多。只不过要比弓弩的威力和速度大几百倍?”

     “几百倍!”吕小布顿时就蒙逼了,人家要真拿那种东西,我怎么去和人家战斗。要是弓箭的话,自己还可以躲避。几百倍啊,怎么躲。我这是到了一个什么世界啊!

     瞧得吕小布惊讶,楚雅萱得意洋洋的说:“怎么样,怕了吧。所以你还是把方天画戟扔了吧。”

     “还是不行,某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 “行,不扔就不仍吧。一会再想办法。”楚雅萱也挺理解吕小布的,毕竟跟随多年的东西,多少都会有一种爱惜感。

     不过,让她欣慰的是,吕小布的披风还算宽大。裹在自己身上绰绰有余,看上去还有那么一种穿旗袍的感觉。

     果然,到了地铁口,过安检的时候出了乱子。

     安检人员:“先生,你这东西属于管制器具,不能带进地铁。请您将其上缴。”

     吕小布:“这是某的东西,某为何要上缴?”

     安检员:“先生,您所携带的东西已经完全违反了法律规定,为了不良成大错,请您务必及时上缴。”

     “某不缴。”

     “你若是不缴,我们就要叫警察了。”

     刚买玩票回来的楚雅萱看到了情况,忙赶过来。我勒个乖乖,不会出什么乱子了吧。对安检员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我们这是赶着去剧组,准备拍戏呢。这东西不是管制器具,而是道具。让您们误会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这厮瞎BB

     安检员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看她。“哦!是这样么?”

     “当然是啊,不然的话,谁没事会拿着这么一个东西到处跑啊。”

     “既然是拍戏,为什么没和剧组一起?还乘什么地铁!”

     “哎呀,没办法。都怪这货。”她指着吕小布。“他早上懒床,睡过头了,剧组先一部走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拍戏还能睡过头?”

     “哎哟,演员也是人啊,也需要休息啊。累了一天,睡过头也很正常啊!”这厮编起故事都不带眨眼睛的。

     这时候,安检人员有点儿相信了,而且还来了兴趣。“你们这是拍什么剧啊?”

     “吕布与貂蝉。”楚雅萱瞎掰。

     “噢,还有这个戏?”

     “对呀,你看看,他这形象,多么像吕布。”

     安检人员左右观察了一下,随后点点头。“好像还真像啊!”

     楚雅萱心说:‘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吕布。’

     最后,安检员拿出一个小本和一支笔,说:“要不,您帮我签个名吧。”

     “我!”楚雅萱挠挠头。“我们这是没名气的演员,签名也没价值啊。”

     安检员说:“没关系,说不定哪天就出名了。”

     “这,好吧。”楚雅萱接过他递过来的纸笔,胡乱的在纸上画了几笔,然后又还给安检员,说道:“行了。”写的是什么字她也不认识,明星签名不都这个样子么?

     之后,安检员又把笔和纸递给吕小布。“先生,你也帮我签个名吧?”

     “签名!为何?”吕小布抄着手。“我等将士怎能与尔等......”

     “哎哎哎哎....小布,人家这么热情,你就帮人家签一个吧,一个名字,不碍事的。”最后,又回头对安检员说道:“您别介意啊,这货入戏太深,现在还没缓过来呢。”

     安检员认同的点点头。“嗯,看得出。难怪会睡过头。”

     这时候,吕小布又说话了。“既然楚姑娘都开口了。某也就不矫情,也罢,就签个名吧。”接过小本和笔,这货更彻底,直接用篆体写上“吕小布”三个大字。随后又将其还给安检员。

     安检人员接过来,左右的仔细看了看。嗯,字体很优美,但他妈就是不知道写的这是啥?怎么当演员的都这样啊,签个名都这么有个性?

     顺利的过了安检,吕小布拿着他的方天画戟,跟着裹披风的楚雅萱上了地铁。一路上,到处都是路人的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 “嗳,你看,他们这是啥啊?”

     “啥?这都不知道。肯定是演员啊!难不成还会穿越!”

     “妈妈,妈妈。你看那个哥哥和那个姐姐好奇怪啊。”

     “小孩子,别多事。”

 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 楚雅萱强忍着暴怒的心情,最后实在忍不住了。眼睛一瞪,眉毛一挑,一跺脚。大声说道:“看什么看?没见过COSPLAY啊?”声音在地铁车厢里满是威慑力,尽显女汉子风范。

     吕小布在心中暗暗佩服,楚姑娘的声音,真是连某都自叹不如。饶有一种当年燕人张翼得的风格。完全颠覆了他对女人的三观认识。

     地铁的速度还算比较快,到了地儿。楚雅萱拉着吕小布一溜烟的跑了,只剩下人群的议论。

     雅馨苑小区,楚雅萱家里。一进门,入眼可见的是,满地上到处都是可乐瓶和方便面空盒子。还有一些衣物胡乱的堆在角落。最奇葩的是,沙发上还东倒西歪的搁着几件贴身衣物。

     楚雅萱瞬间就脸红了,抢先一步走进去,对吕小布道:“你先等等,我收拾一下你再进来。”

     没想到,吕小布却伸出手,拦住了正要抢先一步进去的楚雅萱,对其道:“楚姑娘,见你这屋子如此混乱,莫不是有贼人进入。待某先去打探情况,将贼人活捉,交与姑娘发落。”

     说完,不等楚雅萱在说什么,就持着他的方天画戟悄悄的潜了进去。

     “哎....哎....喂。”楚雅萱不知道该如何解释,这......我真想告诉你,这不是贼人的杰作,是我自己弄成这样的。但是,她还真说不出口。在一个乱世英雄面前,居然失了这么大的颜面。自己的形象啊。不过还好,他误会了,也就由他去吧。

     “楚姑娘莫要大声,千万别惊动了贼人,让他逃走。”

     说完,又悄悄摸摸的去房间搜寻。

     厨房,用过的盆子没洗,上面还有方便面的残渣。“难道贼人还在楚姑娘的房里用过膳?”

     卫生间,到处凌乱,还有衣物堆放。

     卧室,哎哟,太乱了。下不去脚。勉勉强强地跃了进去。见飘窗台的护栏上有一胸衣,手起方天画戟,将其挑了过来。“难道贼人从窗户遁走了?”又仔细瞧瞧方天画戟上叼着的贴身胸衣,吕小布目光中闪过一丝疑惑。“此乃何物,贼人为何偷窃,难道是有大用处。”

     欣慰的点点头,继续道:“还好回来的及时,如此有大用的物品,可千万别失窃了。因该是贼人听到我们归来的动静。然后弃物而逃。”经过他的分析,虽然不明白方天画戟上叼的是什么,但肯定是非常宝贵的东西。对楚姑娘有莫大的用处。

     之后,吕小布遁出卧室,来到门口。对楚雅萱道:“对不起,楚姑娘,贼人已经逃逸。某没有将其抓住,不过,一件重要的物品某已将你取回。想来是贼人跳窗逃逸时遗留。”把方天画戟举到面前,用手将胸衣取下。还在楚雅萱面前晃了晃。像是在告诉她,怎么样,我厉害吧,这么重要的物品我都帮你看好了,没有遗失。看他样子,好像还挺得意。

     楚雅萱就这么愣愣的看着他,吕小布的一系列动作,让她完全石化了。